未滿18岁者請勿進入幸福要冒险未删减节免费看
亦歌小说网
亦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仙侠小说 穿越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诗歌散文 网游小说 同人小说 两性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推荐榜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侦探小说 幽默笑话 现代文学 综合其它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若妻清美 艳妓貂蝉 谁在寂寞 背负感情 龙涛情史 害羞蜜糖 异国风情 唯色难戒 蛮村荒唐 都市花盗 禁忌情爱 茹母含新
亦歌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幸福要冒险  作者:纪乐芸 书号:16250  时间:2016/3/27  字数:6956 
上一章   第六章    下一章 ( → )
这天,桑景兰突然被父亲召见,她心中充不解地回到家,刚进门,便见到她父亲冷着一张脸坐在客厅,见到她连一句关心问候的话都没说,劈头就是一句:“我要你跟他分手。”

  这话莫名其妙,桑景兰皱起眉“我不懂你的意思。”

  桑志博恼怒得很,他厉眼瞪向女儿,一连串刻薄的话从嘴里吐出:“你跟一个叫齐简的男人在交往对吧?你知道他是个孤儿吗?即使他现在是医生,还是改变不了他是个穷孤儿的事实,这种人没有一点家世背景,配不上桑家,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故意跟他交往来气我的!”

  这一长串的话让桑景兰愕然,她消化她父亲的语意,震惊不已。她从来不知道齐简是孤儿,他们从来没有过问对方的私事,她连他家有几个人都不知道,她从来不知道…不知道他居然是一个孤儿。

  桑景兰莫名的感到心痛,但她猛然领悟到一个事实,倒一口气,愤怒的质问她父亲:“你派人跟踪我?”

  桑志博冷哼,大言不惭的说:“我是关心你,当然必须知道你在跟谁交往,只是我没想到,那么多人追你,你居然选了个穷医生!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心里一阵寒,桑景兰心跳开始剧烈。父亲该不是发现了她的计画吧?可是又不像!要是他已经发现的话,一定会说出来,那么,他真的只是嫌弃齐简的身世了?“你答应我让我自己找对象的!”

  “是没错,但是别忘了,我要你找的是家世背景、财势各方面都能配上桑家的男人!”桑志博大吼。“就算齐简是孤儿,但他现在是个医生,我不觉得他有哪里配不上我!”桑景兰大嚷回去,不知道自己只是想气父亲,还是真心这么想。

  “你居然敢顶嘴?”桑志博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大手一拍桌子“真是反了、反了,看来我应该把你关在家里,等时间到了就找个人把你嫁掉!”

  “你不能这样,我们明明说好,让我自己找对象的。”桑景兰声音小了些,但还是一脸气愤。

  “我不喜欢你找的对象,我宁愿再给你半年时间,你去找另一个对象,找个家世背景能配得上桑家的!居然给我找个穷孤儿,真是!”桑志博不屑的哼声,皱紧眉头,显然没有桑景兰辩解的余地。

  “你宁愿再给我半年时间,也要我跟他分手?”桑景兰不可置信的问。他不是很急着把她嫁掉吗?现在却宁愿再给她半年,也不要她跟齐简继续来往,究竟是为什么?

  “没错。”桑志博斜眼看她“或者你要放弃自己找对象的念头,让我给你安排也行。”

  “当然不要!”桑景兰大声的说。

  “那个就得了?就这样,我再给你半年的时间,但是你一定要跟那个穷小子分手,听到没有?”桑志博命令道。

  “…”桑景兰已无言以对。

  ----

  晚上,桑景兰前去找齐简的路上,思绪依然紊乱。她觉得事情好像渐渐出了她的掌握,这真是太荒谬了,她好不容易找到齐简帮忙,也付出了不该付出的代价,现在就因为父亲一句话,好不容易进行至今的计画就要付诸水?那她跟齐简上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到了齐简家,桑景兰还是心如麻,没有一个底,她见到齐简之后,不管他寒着一张脸、也不管他们已经冷战好几天了,她只想找个人商量该怎么办,便直接道:“今天我父亲找我,他说要我们立刻分手。”

  齐简挑眉问:“为什么?”会不会是桑志博知道他的身分,做贼心虚,所以想要他们分手?齐简突地感到一股复仇的兴奋感,桑志博敢告诉景兰实话吗?他倒想知道,他用的是什么理由。

  “他说…他说你没有家世背景,只是个穷医生。”桑景兰不想伤他,但是她又找不到其他借口,只能老实说出来。

  齐简瞇起眼睛,这桑志博可真是眼高于顶,居然嫌他穷!“就这样?他没有说什么其他的话?”他到底是不是认出他了?

  “没有。”桑景兰摇头,一脸苦恼“他说愿意给我另一个半年,但是…”她看他一眼,没有说出口,但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桑志博会不会…根本没有认出他是谁?齐简想到另一个可能,感到一阵苫涩,对他的恨意过一切。桑志阵害他们齐家家破人亡,若连他母亲是谁都想不起来,那他真是为母亲太不值了。可现在他该怎么办?他望着她忧郁的小脸,告诉自己他最终的复仇还没有完成,他要让桑家唯一的宝贝女儿身败名裂,他要让桑志博知道,就算世上没有天理,他也能为自己讨一个公道!

  “你的意思呢?你愿意听他的话,中止我们的关系吗?”齐简温柔的问,拉她坐到自己身边,右手环上她的肩。

  “我不知道,我怕他又拿来威胁我,但是…”她好苦恼,望向齐简,突然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挣扎,又在挣扎什么,她只是单纯因为不甘心白白付出身体吗?

  “我不想离开你。”齐简望着她的眼睛,摸摸她的脸,低声温柔地说“你呢?离开我你也无所谓?这些日子对你一点意义都没有?”

  “我…”桑景兰惘,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别离开我,好吗?我很在乎你,我甚至怀疑自己已经爱上你了。”齐简低喃,倾身吻上她的脸颊,像阵和风般温柔的拂过。

  他告诉自己,这些全是谎言,目的只是为了报复,但他却没有发现,自己看着她的眼神有多温柔。

  桑景兰的心更了。她知道男人的话不能信的,何况一开始他们之间就只是单纯的易,她不该在乎他说的任何话,更不能相信他,更别说他还跟前女友藕断丝连,在外头做那种恶心的事…

  “景兰…”齐简低唤,握住她的纤手“别离开我,我不想失去你。”

  他从来没有用那么温柔的声音唤过她…桑景兰的心软弱了,她说不出拒绝的话,甚至没有力气将自己的手从他手中出来。

  “好不好?答应我。”齐简的声音轻柔得像魔咒,让桑景兰不知不觉的点了头。

  她告诉自己,父亲总是想要摆布她,但就这一次,她不会乖乖听他的。

  她会找另一个对象,但是在两个月的期限结束前,她不会跟齐简分手,这一切都是为了气她的父亲。

  只是,她没有察觉,在点头之后,她的脸上勾起微笑,心在唱高歌,那绝不只是为了气她父亲的缘故。

  ----

  老天,怎么会这样?!

  桑景兰惊恐的瞪着手上的验孕试纸。试纸变了颜色,这表示她…怀孕了?!

  她这几天老觉得不太舒服,早晨总是起不来,吃到较腥的东西就会反胃,这才猛然想起经期已经迟了一个多月,她的经期向来很准,跟齐简在一起后,不但迟了,还迟了一个多月,这背后代表的意义可怕得让她几乎要崩溃,她不敢去看医生,偷偷买了验孕试纸,一心希望只是情绪上的压力让她经期掉,没想到…没想到…

  老天,现在她肚子里有了个小生命!桑景兰震惊得脑中一片空白,不自觉的伸手轻抚仍平坦的肚子,她该怎么办?怎么会怀孕呢?齐简一直有买避孕葯让她吃啊!

  她不能要这个孩子的,桑景兰惊慌的想着。她跟齐简什么都不是,不可脑萍虑结婚这条路,别说她最不想要的就是婚姻了,齐简也不见得愿意结婚,何况父亲不可能会答应,这个孩子…是不被的。

  她必须堕胎!桑景兰得到这个结论,抚着肚子,蓦地伤心起来。都怪她不好,太不小心了,才会让情况变成这样,她不想要杀死自己的孩子,但是她真的不能要。

  齐简呢?桑景兰突然想到,她是不是应该告诉他这件事?不!桑景兰告诉自己,他不会开心的,何况她都已经决定堕胎了,没有必要告诉他。

  知道自己怀孕后,桑景兰心成一团,却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人,她把一切闷在心里,整天忧愁着肚里的孩子。理智要她堕胎,但是她的感情又放不下,在她肚子里有一个生命,那是她跟齐简的孩子,一个活生生的小生命,她怎么能那么冷血地将他打掉呢?

  齐简不是迟钝的男人,他注意到桑景兰这几天总是眉头深锁,但他以为她是为如何找到其他男人来帮她而烦恼。想到她像找上他一样找上另一个男人,跟他上,这念头莫名地让齐简恼怒,但他决心不表现出来。

  她是桑志博的女儿,他根本不该在乎她的,况且,他跟她在一起,不过是为了报复。

  这天晚上,齐简跟她上时,注意到她的房似乎变大了。

  齐简皱眉,隐约有着预感,他停下动作,撑起上半身望着她,想起这几天她总是吃得少,有几次她吃到一半便匆匆跑去厕所,他还以为她是吃坏肚子,现在想来,这些全都是预兆。

  “你怎么了?”桑景兰不解的问。

  他表情严肃,态度冷静的问:“你是不是怀孕了?”从一个半月前第一次跟她上以来,他几乎每天都要她,这表示她怀孕的可能很大。

  桑景兰的脸色乍然惨白。她不知道齐简怎么会注意到,一时之间也忘了要否认,只是沉默的望着池。

  扁看她的表情,齐简就知道他说中了。她怀孕了?显然她早已经知道自己怀孕,为什么不告诉他?他想到另一个可能,严肃的问她:“是谁的孩子?”

  啪!桑景兰想也没想,狠狠打了他一巴掌,她愤怒的瞪着他,摇头心痛地说:“你居然敢问我这种问题?”

  这巴掌让齐简的脸颊登时变红,他却不觉得痛,只紧盯着她,提醒:“别忘了,你有很多『好朋友』,况且要是我的孩子,你为什么不敢告诉我?”

  “你混蛋!”他居然这样侮辱她!桑景兰好生气,几乎无法思考“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下,可以同时跟好几个人上?”

  她居然反过来骂他?齐简莫名其妙,但是比起这更重要的,是她话里的意思“你只有我一个男人?可是那天你让男人送你回来,没否认你们上了。”

  桑景兰瞪着他“我故意气你的,我从来也没说过我们上了,不是吗?”

  什么?齐简一愣,强烈的释怀感让他放松下来。他为了这件事介意到现在,没想到这只是景兰用来伤害他的手段。

  伤害他的手段?齐简苦笑,自己怎么会用这种词?她有那能力伤害他吗?他不是一点都不在乎她的吗?她故意要气他,只是证明她有多么讨厌他。

  齐简吐口大气,视线不由自主的望向她平坦的小肮。既然她这么说,就表示她肚里的孩子是他的,他相信她不会说谎的。

  他终于…完成了他的复仇,他如愿的让桑家唯一的宝贝女儿未婚怀孕,他彻底的玩了她,他完成了复仇,一切该结束了。现在,他应该狠狠嘲笑她,让她知道实情,让她知道她不过是他报仇的工具,她对他而言一点意义都没有,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要怎么解决是她…还有桑志博的问题。

  齐简这么告诉自己,但是望着她苦恼的小脸,他却说不出口。他是怎么了?这是他成功的一刻,应该要用她震惊绝望哭泣的小脸来当奖品,为什么他却沉默了?

  “其实你怎么想我都无所谓,我已经决定要把这孩子打掉。”桑景兰冷静下来,忧愁地说。

  “不许你把他打掉!”齐简大吼,却被自己的激动吓了一跳。

  “你有其他更好的主意?”桑景兰嘲讽地问。

  未经思考,齐简冲门而出:“跟我结婚。”

  这四个字一出口,两个人都吓了一跳。齐简不懂自己,他骗她维他命丸是避孕葯,每天在毫无防护措施的情形下跟她做,也如愿的让她怀孕了,达到玩她、让桑志博痛苦的目的,他应该可以身了,但是现在他在说什么?他居然想跟她结婚?为什么?齐简自问,却没有答案。

  他在说什么?桑景兰睁大眼睛,一副他已经疯了的样子“为什么?”

  为什么?这问题他也想问自己,齐简冷哼,讥讽的一笑,选择了最安全的答案“还有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孩子。”

  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所以他愿意娶她、跟她绑在一起一辈子?桑景兰坐直身体,将刚刚被他去的衣服慢慢穿上,她面无表情,可却无法控制心里强烈的失落感,那失落感将她整个人往下拖,几乎要坠入一个无边的黑,让她绝望的就此沉沦。

  他要跟她结婚,是为了孩子,为了孩子…

  前不久他才说过不希望她离开他,他说得那么好听,现下却说跟她结婚的理由,只是为了孩子,这才是他的真心话吧!是啊,他那时候说,他“好像”爱上她了,毕竟只是“好像”啊,她怎么会被愚呢?早知道男人的话不能信的,他刚刚还怀疑她肚里孩子是其他男人的,一个男人愿意娶他怀疑不检点的女人,理由当然只会是为了孩子。

  桑景兰不说话,她站起身来,觉得四周的景物像在浮动,一切都好不真实。她盯住齐简,看起来势在必得的齐简,冷冷地说:“谢谢你的好心,我不需要一个像你这样的丈夫,我先告辞了。”

  “你要去哪里?”齐简察觉不对劲,警觉地问。她的表情看起来涸普茫,还带着一种决绝,这让他有不好的预感。

  “我?我去打掉这个孩子。”桑景兰拿起皮包,转过身,像阵风似的,冲出了房间。

  这话让齐简的心凉掉,他赤着上半身,追了出去。“你站住,听到没有!”

  齐简在门口抓住了她,顾虑她肚子里有孩子,他不敢太用力拉扯,只是松松的抓住她的手腕,没想到她小嘴一张,狠狠的咬住他的手,他痛得松开手,不敢相信她竟然咬他。

  桑景兰趁这机会,打开大门走了出去,她来到电梯前按下钮,回头见到齐简跟了出来,心念一转,寒着脸转而走向楼梯,决定走楼梯下去。

  齐简追上来,但是她已经开始走下楼梯,她走得飞快,吓得齐简胆战心惊,他皱眉,怒气冲冲地吼:“桑景兰,你给我站住!”

  “我不必听你的话!”桑景兰吼回去,一心一意只想赶快离开,走下十七楼、十六楼…

  齐简在十五楼的楼梯间抓住她,脸色铁青地吼道:“你任也要看时机,现在你肚子里有孩子,不要胡来!”

  孩子、孩子,他心里就只有孩子,根本不是真的关心她!桑景兰瞪他,一直挣扎,想要往下走,齐简力气比她大,但是不敢太用力拉她的结果,是让他们两个人在拉扯间离阶梯越来越近。

  “我叫你不要胡闹了!”齐简失去耐,怒吼道。

  “放开我!”桑景兰大叫,用力推开他,却一个重心不稳,摇摇晃晃,整个人往后倾倒…

  “景兰!”齐简惊骇地看着她往后倒,伸手想要拉住她却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摔下楼梯。

  “啊…”桑景兰尖叫,直滚到楼梯间才停下,整个人软绵绵地倒在地上。

  齐简慌得三步并作两步冲下去,心脏剧烈的狂跳。他全身冒出冷汗,小心的将桑景兰抱起,痛苦的看着她苍白的脸“景兰?你没事吧?你出声啊!”桑景兰抱着肚子,不断痛楚的呻“好…痛,肚子…好痛…”

  将视线转向她的肚子,齐简震惊地看见血正沿着她的大腿下,他倒一口气,脑中一片空白,只知道他必须赶快把她送到医院去。齐简抱起她,见她无力地在他怀里难过地呻,让他心痛极了。“我现在就送你到医院去,你不要动,我很快就找医生来医治你,听到了吗?”

  桑景兰很快地被送进医院急诊室,医生判断情况后马上又送进手术室,齐简焦虑的在手术室外等待,经过漫长的一小时,医生出来了,却带来坏消息。

  “她有几处外伤,不过都不碍事,只是…她肚子里有孩子,你知道吗?”医生表情凝重“孩子才一个多月,撞击力道太强,我没办法保住他。”

  桑景兰已从手术室转至普通病房,齐简跌跌撞撞的走进病房,见她脸色苍白的躺在病上,还昏睡着,他走过去,一个脚软,扑跪在病前,心痛苦悔恨,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过了半小时,桑景兰缓缓睁开眼睛,她转过头,见到齐简将头埋在被单里,半天不说一句话,她回想起刚刚的事,她记得她的肚子好痛,然后就昏过去了,她的孩子呢?她慌张地推推他,问道:“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齐简抬起头来,眼睛里是红色血丝,他痛苦地哑着声音说:“孩子已经…没了,对不起。”

  孩子没了?桑景兰伸手抚向肚子,表情木然,喃喃白语:“我的孩子死了?他已经不在我的肚子里了?你告诉我,这是骗人的、这是骗人的!我的孩子还好好的待在我的肚子里,是不是?你告诉我,我的孩子没有死!”说到后来,她开始激动起来,她紧拉着齐简的手,表情狂,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下,悲伤的嚎啕大哭。

  “对不起…对不起…”那哭声让齐简鼻酸,他恨自己让她受伤,更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他们的孩子,他紧紧抱着她,闭上眼睛,除了“对不起”之外,再也说不出任何话。  wWW.eGeXs.cOm
上一章   幸福要冒险   下一章 ( → )
未滿18岁者請勿進入幸福要冒险免费看全文!可在線閱讀下載,幸福要冒险未删减最新章节全文言语精辟,文笔娴熟,精彩章節不容錯過!亦歌小说网是幸福要冒险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幸福要冒险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