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滿18岁者請勿進入幸福要冒险未删减节免费看
亦歌小说网
亦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仙侠小说 穿越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诗歌散文 网游小说 同人小说 两性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推荐榜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侦探小说 幽默笑话 现代文学 综合其它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若妻清美 艳妓貂蝉 谁在寂寞 背负感情 龙涛情史 害羞蜜糖 异国风情 唯色难戒 蛮村荒唐 都市花盗 禁忌情爱 茹母含新
亦歌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幸福要冒险  作者:纪乐芸 书号:16250  时间:2016/3/27  字数:6738 
上一章   第十章    下一章 ( → )
虽然没有离开,并不表示桑景兰放弃了离婚的念头,她仍然相当坚持,而这让齐简很苦恼。

  他现在总是看完诊就回去陪她,但是显然已经没办法补救他之前的错误,她每天总是要跟他说上一次“我要离婚”这四个字。

  这天晚上,桑景兰不知道第几次问他:“你什么时候愿意跟我离婚?”这让齐简终于受不了了。

  “我永远不会跟你离婚的。”齐简一个字一个字的强调,不在乎让她知道他根本没把那一年的约定放在眼里。

  “什么?但是你答应爸爸一年后要离婚的啊!”桑景兰不解地问。

  “当时要不答应你父亲,他不会让我跟你结婚。”齐简回道。

  桑景兰糊涂了“你从头到尾就不想跟我离婚?”

  “没错。”齐简点头。

  “为什么呢?”桑景兰又问。

  这问题让齐简口拙,他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瞪着她说:“若是要离婚,一开始我就不会结婚!”

  这就是她一直想不通的地方啊!她越听越糊涂,而后想到一个可能,伤心地望着他“你打算折磨我一辈子?”

  “我没有!”齐简急忙否认,他握住她的手,着急得都要口吃了“我干嘛要折磨你?我想要跟你好好过一辈子。”

  苞她好好过一辈子?桑景兰的脑袋更了,齐简的表情好紧张啊,好像他说的是真心话,不带任何矫饰。

  “为什么要我跟你过一辈子?”

  齐简这下真是辞穷了,他恼怒桑景兰的迟钝,握拳清咳,涨红了脸,口气鲁地说:“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因为我爱你。”

  他…爱她?桑景兰愣住了,差点要怀疑起自己的耳朵。齐简说他爱她?“你没喝醉吧?”她认真地问。

  齐简翻翻白眼,拉过她就是一阵热烈的深吻,吻得她气吁吁、晕头转向。“你真是让人生气,这种事可以胡说的吗?”可恶!他第一次诉爱,得到的居然是这样不解风情的回应。

  他爱她…桑景兰回味这三个字,心里允喜悦。她向来嘲爱情的存在,却在听到这虚幻的三个字这么开心,看来她的心比她更诚实。

  “所以,不要再跟我提『离婚』这两个字。”齐简握住她的肩,认真地说。他从来没有在乎过任何女人,但现在,光只是想到她要再度离开他,他就浑身冒冷汗;他真的不能再失去她了,他要她一直跟他在一起,一直到他们老死的那一天。

  他的表情好认真,脸庞紧绷,好像很紧张,似乎真的希望她留在他身边…她从来没有见过齐简这模样,本来对他就不刚硬的心,再度变得软弱。

  但是她又想到,他之前对她好冷淡、好残酷,让她痛苦不堪、伤心绝,她讨厌这样的自己,好像不是为自己而活,情绪全都被齐简控制在手上。“齐简,我不想再过之前那种日子了,你让我觉得自己像弃妇,成天想着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我不喜欢我的情绪被别人操控,所以…你还是放了我吧,离婚对你我都好。”

  “不!”齐简急了。她怎么这么顽固?他都已经费尽舌,她却只是一脸黯然,看来一点都不动心。“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有心要伤害你的,我以为你需要时间适应,以为我不出现是给你更多的自由空间,没想到却伤害了你。”

  齐简握住桑景兰的手,表情诚挚“景兰,我不会再这样对你了,你相信我,我爱你,一定会让你幸福,绝不会再让你觉得孤单寂寞了。”

  听到前面的话,她心软了些,想着齐简这男人真是傻兮兮,完全不了解女人,自以为是体贴,没想到却重重伤了她;但听到后来,她气得把手从他手里出来,愤怒的瞪他一眼“谁告诉你我孤单寂寞了?你是同情我吗?我才不需要!齐简啊齐简,你要用冷落我来让我感到幸福?还是用成串不知名的女人来让我感到幸福?告诉你,我桑景兰一点也不希罕!我也不可能再相信你。”

  这个该死顽固的女人!他真想狠狠的摇晃她。温柔持续不了多久,齐简的火气又上来了,他皱眉吼道:“我他妈的同情你个!我齐简没有那么博爱,我才不会因为同情而跟一个女人绑在一起一辈子!你是个大傻瓜,要不是因为爱你,我犯得着去找你回来吗?犯得着跟你解释这些有的没的吗?”

  见他气得膛上下起伏,换桑景兰傻了。他真的好凶,根本把她当小孩吼。她突然想到,很久以前,她差点被热水烫伤的时候,他也曾经这样对她吼过。

  突然的,她觉得有些想笑。齐简这男人,一激动起来就会大吼,还骂脏话,根本不可理喻、离绅士还差得远,可是…为什么她会这么开心呢?她是不是也有病?不然为什么他在吼她,她却想笑,还想抱住他呢?

  “你笑什么?”齐简瞪她,眉头皱得紧紧的。

  有吗?桑景兰摸摸脸颊,这才发现自己真的笑了,她哼了一声“我连要不要笑都要你同意吗?莫名其妙。”

  齐简气坏了,他表情危险,阴沉沉地说:“很好,既然如此,我要吻你,也不需要你同意啰?”

  哪有人把话这样扭曲的?桑景兰睁大眼睛,刚想抗议,已经被他抓入怀中狂吻,再也说不出话来,而这一吻,不但从客厅沙发吻到了房间大,还耗了一夜的时间,进行到非常、非常限制级的地步…

  ----

  桑景兰的心其实已经软化,但是就算她原谅他过去伤害她,却开始担心起另一件事。

  那就是她没办法完全信任他,正确来说,是她没办法信任男人。

  案亲结婚不到几年就开始偷腥,而他跟母亲居然还是恋爱结婚的,这让她的不安更加严重。就算齐简现在是爱她的,但是谁能保证能维持多久呢?他能够保证一辈子不会变心吗?不能的,不是吗?

  桑景兰又开始忧郁。齐简对她的兴趣会维持多久?他什么时候会开始偷腥呢?到了那个时候,她又该怎么办呢?她知道自己死心眼,一旦认定了就不会变,要是万一到时候齐简变了,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下去。

  这些未知数让桑景兰患得患失,陷入了痛苦的深渊,她想给他一个机会,但又担心给他机会的后果,只会令自己伤心;若是终究要伤心的话,那她还不如趁现在就身,虽然痛苦,但至少伤害肯定比之后要小。

  就在桑景兰百般挣扎的时候,杜若杏约了她出来,她容光焕发,神采奕奕,一副沉醉在爱河中的幸福小女人模样,让桑景兰看了傻眼。杜若杏向来只有失恋会找她出来诉苦,这次是怎么回事?

  “你是怎么了?”桑景兰忍不住问。

  这问题打开了杜若杏的话匣子,她开心地拉着桑景兰的手,对她叽叽喳喳地说起现任男友的好,最后以一声幸福的叹息作结“欸,你不知道,我觉得啊,这次我真的找到了我的真命天子!我真是太快乐了,一定要找你出来分享一下。”

  原来地又了新男友。桑景兰翻了翻白眼,她不是故意要扫若杏的兴,但是…“若杏,你每次都这么说,可是没有一次维持超过三个月的,你确定这一回真的找到了真命天子吗?”

  杜若双手撑着下巴,表情很梦幻“哎呀,我当然确定啦,我看见他的第一眼,我的心告诉我,就是他了!”

  桑景兰叹气。傻若杏,她总是快快乐乐地谈恋爱,然后在失恋的时候拉她出来哭诉。“你怎么学不会教训啦?每次都这样,我真是不懂你,被骗了那么多次,难道还不足以让你明白,男人是不能相信的吗?你难道不会去担心,现任男友什么时候又会背叛你吗?”

  “厚!你很讨厌耶,人家找你出来分享快乐,结果你都在给人家泼冷水。”杜若杏把嘴翘得老高“我才不要一天到晚去担心我男朋友什么时候会背叛我哩,这样日子过得有什么意思?与其担心那些啊,不如去想想,两个人要怎么过日子比较快乐,现在的幸福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何况,我觉得幸福不是凭空得到的啦,要得到幸福啊,一点点冒险是必要的。”

  要得到幸福,一点点冒险是必要的?桑景兰细细咀嚼这句话,突然发现看来傻呼呼的若杏,偶尔也有说出富有哲理的话的时候。

  “你想想,如果我因为不想再受伤而拒绝了他,之后却发现其实他正是我等了好久的、命中注定的另一半,我一定会后悔死的啦!人生就是这样嘛,有快乐也有痛苦,我宁愿过这种生活,这样的人生比起平淡无趣的过下去,要有意思得多不是吗?”杜若杏又说,笑咪咪的,一副得到全世界的模样。

  桑景兰越听越惘了,她忍不住开始思考,自己是否也应该…做点冒险?毕竟,不去尝试的话,永远不会知道结果是什么不是吗?

  ----

  桑景兰与杜若杏聊天后,脑子成一团,想了好几天,还是没办法做下决定,她没想到自己是这么胆小。齐简这几天对她很好,不是刻意的讨好,他很自然的关心她、体贴她,好像即使过了五十年,他还是会这样温柔待她似的。

  她到底该怎么办?

  这一天,桑景兰跟路晓珞一直聊到晚上才回家,一打开门,她就愣住了…一个熟悉的、亲爱的人,正坐在面向大门的沙发上,笑呵呵地看着她。

  “?!”桑景兰尖叫,连拖鞋都忘了穿上,赤着脚就冲到她身边。“,你怎么会在这里?”

  桑景兰已经痴呆的只是呵呵笑,摸摸她的脸,什么话都没有说。

  没想到会在家里见到,抱着,桑景兰忍不住斑兴得哭了。她不敢相信,她最喜欢的现在就在家里呢!简直像作梦一样,她忍不住捏捏自己的脸颊,确定这一切不是梦。

  的怀抱温暖,正是她所熟悉的,这出乎意外的惊喜让她一边抱着,一边喃喃地说着话。

  齐简走过来,见到桑景兰哭着抱住她的画面,忍不住眼眶微。景兰是这么的依赖,他很高兴他做了正确的决定。

  “景兰,时间晚了,让方太太扶进去休息吧!你别担心,不会离开的,她从今天开始跟我们一起住。”齐简看看时钟,走到桑景兰身边柔声说道。

  从今天开始跟他们一起住?桑景兰猛然抬起头,泪眼汪汪,见到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腼腆地站在齐简身边“以后跟我们一起住?”

  “嗯。”齐简点头,介绍身边的妇人给桑景兰认识“这是方太太,她以前是护士,对照顾老人家很有经验,有她全天候陪在身边,不会有问题的。”

  桑景兰傻傻地对妇人点头致意,见到打了一个大呵欠,虽然还是一头雾水,但决定先跟着方太太扶着进客房休息,疑惑暂且搁一边。

  直到睡着了,桑景兰才走出客房,回到客厅。

  “怎么会在这里?你说以后跟我们一起住,怎么可能呢?爸爸不可能答应的啊,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桑景兰一见到齐简,就是一连串的问题。

  齐简微笑“别急别急,我一个一个回答你。你父亲是很顽固,不过他现在答应让跟我们一起住了,以后你可以天天陪着,再也不用大老远跑到疗养院去了。”

  “爸爸怎么会答应呢?”她知道父亲有多固执。从生病后,他几乎是立刻把送到疗养院去,任凭她怎么哭泣央求都不理,怎么齐简跟他说一说,他就答应了?

  齐简一笑,黑眸中有丝嘲讽的神色“很显然的,他认为比起你,他自己的名声地位比较重要。”

  桑景兰了悟,齐简一定是用他母亲与父亲的丑闻做条件,才让父亲同意跟他们一起住。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桑景兰轻声问,掉下泪来,感动极了。她知道齐简有多么厌恶这段过去,没想到却为了她,与她那个爱面子的爸爸做条件换,真的是让她好感动啊。

  “别哭,我是要让你开心,不是要惹你哭的。”齐简走过去将她抱入怀中“你最喜欢了不是吗?我想如果能够让你天天陪着你,你会比较开心些,我希望你快乐。”

  桑景兰靠在他怀里,啜泣起来。他怎么对她这么好?他为她实现了她一直以来的梦想,这一切太不真实,然而此刻正安稳的睡在客房,她抓住他前衣襟,哭得像小孩“真的谢谢你…”“不谢不谢。”齐简哄她,抹去她脸上的泪水,怜惜地将她抱得更紧了些“只要你快乐,我就开心了,何况你也是我,你不用跟我道谢的。”

  “齐简,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桑景兰傻傻地问,抬头看他。

  “你这傻瓜。”齐简亲昵的点她鼻子“我不对我老婆好,要对谁好?我知道我把你伤得太深,你还没办法完全信任我,不过没关系,我想通了,除了离婚之外,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愿意等你,等到你愿意信任我的那天到来,嗯?”

  桑景兰窝在他怀里,感觉好安心、好温暖,最奇怪的是,这几天来一直困扰她的问题,突然全都消失了,她不再惘、不再犹豫,心里一切纷纷的想法,全都沉淀下来,她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就在齐简为她接回的这一刻起,她对他就已经宣告投降。

  深深呼吸,桑景兰做了这辈子第一个重大决定:她要冒险!

  “齐简…”桑景兰唤他,娇媚地对他一笑,将一脸困惑的齐简拉下,热烈地吻住他的薄

  一吻过后,齐简眸变深,声音变得沙哑“我很喜欢你表现谢意的方式。”他又低头吻她,双手也开始不规矩的在她身上游走。

  很清楚要是让他这么再吻下去,他们下次正经的谈话将会是明天了,桑景兰气吁吁,用意志力迫自己推离他,息着说:“关于离婚的事…”

  又是离婚?齐简火了,气得跳脚。她怎么可以吻完他,又跟他提离婚的事?他瞪着桑景兰,态度十分强硬地大吼:“我说我绝对不会离婚的!你听见了没有?我他妈的、该死的、绝对不会跟你离婚的!不管你说再多遍都一样,我不会让你离开我,听懂了吗?”

  桑景兰不生气,反而笑了起来。刚刚还说得那么好听,结果她不过刚起了个头,他就紧张兮兮,又开始对她大吼,让人觉得又气又好笑。

  笑瞋他一眼,桑景兰对他作了个嘘声的手势“小声一点,在睡了呢!”

  齐简爬爬头发,怒气消失了大半“抱歉,我不是有意的,可是你真的很令人生气,我…”

  话说到一半,齐简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的再度被桑景兰堵住,他傻在当场,过了好几秒才开始回吻她。

  “唔…”桑景兰推开他过度热情的亲吻,眨眨茫然的眼,望着他亲爱的脸庞,终于想起自己刚刚要说什么。“谁跟你说我要离婚了?”

  齐简愕然,他困惑地看着一脸笑意的桑景兰,他还是第一次见她笑得这么灿烂、这么甜蜜,让他看傻了,她真是太美了,而她是他的子…等等,她刚刚说什么?“你不是要离婚?”

  “我没有要离婚啊!”桑景兰娇瞋他一眼,嘟起红“你想跟我离婚吗?”

  齐简大力摇头,一脸紧张“我从来没这么说过。”

  “那我们还在这里吵什么架?”桑景兰笑问,挽住他的手臂“你还有其他问题吗?”

  嗯?齐简困惑地摇头“没有…”

  “那…你不睡觉了吗?”桑景兰轻声问,吐气如兰,娇羞地看着他。

  齐简很清楚桑景兰现在是在挑逗他,他困惑的甩甩头、眨眨眼,不敢相信她的主动。她的眉梢眼底都带笑,神态看起来轻松得不得了,而她刚刚说不离婚…

  “你不跟我离婚了?我们两个人一起生活,永远不分开?”齐简紧张兮兮地确认。

  桑景兰很幽怨,恼怒他的不解风情。她都已经这么主动了,他还继续跟她确认这种问题?一气之下,桑景兰大声地反驳道:“才不只跟你一个人生活哩。”

  “什么意思?”齐简整个人变傻了,他担心的握住桑景兰的肩,大男人主义又开始发作“你可别说你打算去外遇,我绝对不会允许的!听到没有?”

  桑景兰翻翻白眼,敲他的脑袋一下,趁他皱起眉头之前赖入他怀里,笑笑地说:“你忘了还有了?还有…”她甜蜜的看了他一眼“你不要孩子吗?”

  什么?什么?!是这意思吗?齐简昏头了,他望着她的眼,终于明白了“我当然要,至少要三个孩子!”

  桑景兰笑了,她软软的靠向他“那…”

  不需要更多的暗示,齐简弯抱起她,大踏步走进房间内,开始制造孩子的过程…  Www.EGexS.CoM
上一章   幸福要冒险   下一章 ( → )
未滿18岁者請勿進入幸福要冒险免费看全文!可在線閱讀下載,幸福要冒险未删减最新章节全文言语精辟,文笔娴熟,精彩章節不容錯過!亦歌小说网是幸福要冒险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幸福要冒险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