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滿18岁者請勿進入七杀碑未删减节免费看
亦歌小说网
亦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仙侠小说 穿越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诗歌散文 网游小说 同人小说 两性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推荐榜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侦探小说 幽默笑话 现代文学 综合其它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若妻清美 艳妓貂蝉 谁在寂寞 背负感情 龙涛情史 害羞蜜糖 异国风情 唯色难戒 蛮村荒唐 都市花盗 禁忌情爱 茹母含新
亦歌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七杀碑  作者:朱贞木 书号:5376  时间:2014/8/8  字数:13411 
上一章   第十一章 诡计    下一章 ( → )
 鹿杖翁说出这番话来,言重心长,别含深意,听在黄龙江氏兄妹耳内,越发不以为然。

  在虞锦雯却是芳心寸碎,心事重重。杨展想说出几句话来,心有顾忌,怕瑶霜多心。这时瑶霜一面拉着虞锦雯的手,一面向鹿杖翁笑着:“老前辈这样看得起我们,是我们后辈的幸运。只要虞家姊姊不嫌我们,后辈愿和虞姊姊结为异姓姊妹,彼此都有个照应。”鹿杖翁呵呵大笑道:“姑娘,你这样多情,我干闺女是求之不得,老夫是喜出望外了。”杨展乘机说道:“此时已西沉,老前辈和黄擂主大约有话谈,后辈斗胆,备怀水酒,想请老前辈和虞小姐光降敝庐,可以从容求教,黄擂主、江师傅、江小姐,能够联袂光临,更是,敝庐在武侯祠后宏农别墅便是。”鹿杖翁道:“好,准定叨扰两位,别人不敢说,我和我干闺女必到。时已不早,两位先请回府吧。”杨展又向洪雅余侠客抱拳道:“余兄大名,早已贯耳,不想在此会面,明午不诚之敬,务乞余兄拨冗下降,藉此订。”余飞忙不及躬身还礼,笑道:“杨兄抬爱,敢不从命,不过这次路经成都,同着几位朋友在此,我辈神有素,不拘形迹,万一明午有事羁身,改定然趋府拜访。”说时,略使眼色,似乎别有用意,杨展猛地省悟,鹿杖翁和虞锦雯在座,有了外人,鹿杖翁反有顾忌,不能畅所言,有自己和鹿杖翁打成交道,对于川南三侠,颇有益处。当下略一周旋,不再坚邀,和瑶霜便向鹿杖翁告辞,再和黄龙等口头上也敷衍了几句,瑶霜却诚形于的拉着虞锦雯订明午之约。

  两人离开擂台,小苹和书童,已把四匹马预备妥当,一齐上马,回到家中,已是上灯时分。下人们递上一封信来,说是有人送来不久,两人一看信上写着“杨相公亲拆”拆开一瞧,只见信上写着:“伟论敬佩,弟等退场以后,特留余兄及二三能手殿后,藉为贤伉俪暗中臂助,嗣得探报,鹿杖翁突然现身,对于贤伉俪赞不绝口。此翁情怪僻,绝少许人,青睐如此,确是难得。但此翁在华山派上身份虽高,隐迹已久,未必能使敌方悔悟,就此罢手。其中尚隐伏一二著名恶魔,敌方藉为后援,雪衣娘踪迹已,吾兄得鹿杖翁青睐,更为彼等所忌,弟等近内整理沱江支派恐难赴晤,务希随时防范,以防反噬,切嘱切嘱。”下面具着一个“七”杨展道:“我本意请鹿杖翁到此,同时想请七宝和尚等作陪,替他们解释怨仇,免去多少是非,照这信内所说,黄龙这般人,已属无可理喻,怪不得刚才余飞连使眼色,婉辞赴席了。”瑶霜说道:“你是不了书呆子脾气,对强盗们讲了一篇大道理,完全白废唾沫。我暗中留神,早看他们成群结,绝不死心,便是铁脚板一片花言巧语,藉此散场,也是针锋相对,另有安排。不过虎面喇嘛无端被他老婆一口吹箭,瞎双跟,最后又被鹿杖翁赶到镇。这两档事一扰局,完全出于他们意料之外,可是事情不算完,擂台上被人扰了局,也许别生花样,我们两人的事,又被鹿杖翁依老卖老的明说出来,又把你恭维得晕头转向,当然把我们当作眼中钉了,但是凭这些亡命之徒,能够把我们怎样。”杨展一瞧小苹和几个使女不在跟前,悄悄说道:“今晚你把小苹照料到别屋子睡去吧,我们晚上在一起,彼此容易照顾一点。”瑶霜笑啐道:“呸!不识羞的,我才不上你当哩。”

  杨展笑着央求道:“好妹妹!我是正经话,别往处想。”

  瑶霜在他耳边低语道:“小苹鬼灵,教我用什么话撵她呢?多的日子也过来了,你考过武闱,我们便要成礼,你算算还有多久日子,为什么官盐当作私盐卖呢。”杨展故意逗她道:“官盐当作私盐卖,又是一番趣味,我不上楼,你不会下楼吗?”瑶霜明知他打趣,笑骂道:“下坯子,还说是正经话呢,我不理你了。”

  两人在内室晚餐,小苹站在一边伺候,瑶霜说起白天豹子岗,小苹一支袖箭,几乎惹出祸来,人小胆大,下次千万不可如此。小苹撅着嘴说:“我实在可怜那个独臂婆娘,到了这地步,居然还念夫之情,只瞎虎面喇嘛双跟,这种杀坯,还留他一条命作甚!”杨展笑道:“嘿!

  瞧你不出,小小年纪,这样心狠手辣。”瑶霜说:“小苹这一袖箭,虽然鲁莽一点,却救了一条命。”杨展道:“强将手下无弱兵,小苹此可称‘侠婢’了。”三人正在说笑,外面下人送进一封信来,杨展在灯下一瞧信皮上,字迹歪斜,且写得稚弱不堪,细审笔迹,好像是女人写的,信皮上写着“杨相公密启,内详。”杨展先不拆信,向送进信来的人问道:

  “这封信何人送来,送信来的人,走掉没有?”

  那下人回话道:“送信来的人,形慌张,自称北门外玉龙街客店伙计,奉一女客所差,限他即时送到,立等回音,现在送信人还在门房候着,没有走。”杨展瑶霜听得起疑,忙把信封拆开,取出信笺一看,只见上面写道:“万恶贼,竟敢以下犯上,宴,暗下蒙汗药,将我义父劫走,生死未卜,雯先回寓,幸免毒手,刻据江小霞念旧,密通消息,始知毒计,拟于三更时分,仗剑赴豹子岗与贼决一死战,生死已置度外,贤夫妇侠义薄云,倘蒙拔刀相助,救我义父垂危之命,至死不忘大德,虞锦雯泣叩。”杨展把这封信,反复看了好几遍,冷笑不止,瑶霜道:“万恶贼,真是伤心病狂,竟敢做出这样事来,可是鹿杖翁也枉称江湖前辈,竟也着了他们道儿,照说他们自己窝里翻,外人管不着,不过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既然被我们知道,在侠义天职上,难以置之不理,何况那位虞小姐,实在可怜,我已经出口和她结为异姓姊妹,更不能不助她一臂之力。走!我们倒要瞧一瞧这般恶徒,究有多大能为,敢这样倒行逆施。”瑶霜说时,柳眉倒竖,义愤于。杨展却坐得纹风不动,微微冷笑道:“我的小姐,你少冒热气,这封信的来意,原希望我们两人风急火急地赶去打抱不平的,不过信上说的是三更时分,你先不要急,让我打发了来人再说。”说罢,站了起来,瑶霜诧异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封信上有毛病么?”杨展点头道:“我先到外厅见一见送信人,回头再对你说。”说完,便和门外立着的下人出去了。

  片时,杨展进来,大笑不止,瑶霜急问道:“为何发笑,送信人打发走了么?”杨展剑眉直竖,目异光,冷笑道:“我虽然未涉江湖,这样诡计,休想在我面前施展。刚才我仔细一瞧来信,很是可疑,特意亲自出去,把送信人唤进来,既然看他一身衣服,倒像客店伙计。问他客寓地点,和虞锦雯形状,也都说得对,无奈一脸一身的贼气,瞒不过我双眼,最可笑贼们什么人不派,偏派了这人来,这人右手腕上,贴了一块金疮膏药。我一瞧这块膏药,再看他长相,便认出是虎面喇嘛的高徒,也就是中了我们小苹袖箭的一位。在贼们还不知袖箭是我们小苹所发,更料不到我们认得他的面目,贼们又把细过头,定要取得回音,以便稳拿稳捉,真把我姓杨的,当作一个不识世故的纨挎公子了。”瑶霜笑道:“你且慢吹大气,究竟怎么一回事,快说出来吧!”杨展道:“我先说信上的破绽,虞锦雯的笔迹,我们果然没有见过,这封信上的字,骤然一看,笔划细歪斜,好像一个女子慌慌张张写的一般,但是信文文通理顺,井然有序,毫无涂抹窜改之处。和慌慌张张的笔迹,便觉不符,可见笔迹细歪斜,是故意做出来的。这是小漏,不算数。我们此刻晚餐刚毕,信上所名‘宴’,是在我们离开豹子岗时,他们便宴鹿杖翁呢,还是上灯以后才宴呢?你想,我们回来时,业已万家灯火,到此刻我们饭罢,并没多久。你瞧信上,算他我们走时便开始宴,虞锦雯却不在场,独回北门客店。后来江小霞看见宴出事,前去暗通消息,虞锦雯才知其事,再写起信来,打发客店伙计,从北门外步行到南门外,把信送到这儿,你想得用多少时候?细算时刻,大有毛病。再说,贼宴前辈鹿杖翁,自在情理之中,何以虞锦雯独不备宴,反而独回客店,却在情理之外。

  江小霞和虞锦雯是亲戚,又是同<七杀碑> wWw.eGeXS.CoM
上一章   七杀碑   下一章 ( → )
七星龙王七杀手七夜雪七种武器塞外奇侠传如意坊入鞘刀三京画本散花女侠三少爷的剑
未滿18岁者請勿進入七杀碑免费看全文!可在線閱讀下載,七杀碑未删减最新章节:第十一章诡计全文言语精辟,文笔娴熟,精彩章節不容錯過!亦歌小说网是七杀碑免费阅读首选之站,七杀碑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