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滿18岁者請勿進入血鹦鹉未删减节免费看
亦歌小说网
亦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仙侠小说 穿越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诗歌散文 网游小说 同人小说 两性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推荐榜 军事小说 都市小说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侦探小说 幽默笑话 现代文学 综合其它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灵异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若妻清美 艳妓貂蝉 谁在寂寞 背负感情 龙涛情史 害羞蜜糖 异国风情 唯色难戒 蛮村荒唐 都市花盗 禁忌情爱 茹母含新
亦歌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血鹦鹉  作者:古龙 书号:5428  时间:2014/8/10  字数:8962 
上一章   第六回 开棺验尸    下一章 ( → )
 人来了。

  两个戴着红缨帽的捕快,手里早就准备着开棺的铁凿。

  做这种事,他们像是很有经验。

  王风冷冷的站在旁边看着,两个人很快就将棺盖启开。

  棺材里薄薄铺着层防的石灰,一个人静静的躺在里面,嘴里含着颗光泽奇异的珍珠,看来竟只不过像是睡着了。

  官差道:“这人究竟是死是活?”

  王风道:“你为什么不自己摸摸看?”

  人是死的,尸体已冰冷。

  可是他脸色看起来的确不像是个死人。

  这官差胆子并不小,不但探过他鼻息,还把过他的腕脉,忍不住皱起眉,喃喃道:“哪里有死人的脸像这样子的?”

  王风道:“有。”

  官差道:“他死了多久?”

  王风道:“七八天。”

  官差道:“死了七八天的人,看起来怎么会还像活的?”

  王风道:“因为他嘴里这颗珠子。”

  官差眼睛发出了光。

  他也听说过世上有种辟毒辟的宝珠,能够保持尸身不腐。

  他眼珠转了转,忽又冷笑道:“说不定这就是你们要运的赃物,用死人来运赃,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花样。”

  王风道:“你是不是想带回去查案?”

  官差寒着脸道:“这是公事,当然要公事公办。”

  王风冷冷道:“只可惜死人厉鬼不分什么公事私事的,他若要对你怎么样,我可不负责。”

  官差迟疑着,眼睛里炽着贪婪和恐惧。

  他终于还是伸出了手。

  王风还是冷冷的站在旁边着,连一点阻拦的意思都没有,可是官差的手刚伸进棺材,就发出一声惨呼。

  官差的手竟已变成了死黑色,在灯光下看来更是说不出的诡秘恐怖。

  两个戴着红缨帽的捕快脸色已变了,他自己更害怕,眼睛死鱼般盯着自己的手,忽然晕了过去。

  捕快们一步步向后退,看样子好像想溜。

  王风却已挡住了门,沉着道:“要走也得钉上棺材再走。”

  两个人的手一直不停的发抖,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的手,好像生怕自己的双手忽然变成死黑色。

  可是他们总算还是将棺盖钉了上去,拉起那官差就走。

  官差还在半晕半醒中,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就像是中了魔,又像是在做恶梦。

  王风淡淡道:“你们最好赶快带他找个大夫…”

  血奴忽然道:“大夫没有用,不管什么样的大夫都没有用。”她的眼睛里也在发着光,显得又害怕、又兴奋:“这种事一定要找宋妈妈。”

  捕快立刻问:“宋妈妈在哪里?”

  他们显然还听过这女人是个巫婆。

  血奴跳起来,道:“她就住在隔壁的屋子里,我带你们去。”

  壁上的魔画已被白粉掩去了一半,神秘漫长的黑夜还没有过去。

  王风面对着这片墙壁,仿佛想看穿它,看到隔壁屋里。

  那种吃了之后就可以跟西方诸魔沟通的魔饼,是不是就在那屋里炼成的?

  壁上忽然失去的第十三只血奴,是不是就躲在那屋里?

  王风又拿起粉刷,开始刷墙

  他决心要在今晚上将这面墙粉刷一新。

  他实在不愿再看这幅魔画上的怪鸟和妖魔,但他却又很想再见到血鹦鹉。

  因为还有两个愿望,两个秘密的愿望,他相信血鹦鹉一定会替他来完成的。

  血奴很快就回来了,王风却过了很久才看到她。

  “你那位宋妈妈已经用法术治好了那几位官差大人的病?”

  “没有。”

  “她的法术不灵?”

  “她的人不在。”血奴皱着眉:“平常这时候她本来都在屋里的。”

  “为什么?”

  “因为这是她拜祭的时候。”

  “拜祭魔王?”

  “九天十地间的诸神诸魔她都拜。”

  “她用什么来祭祀?”王风的声音里带着讥讽:“用她的月经,她是不是还有月经?”

  血奴没有开口,墙壁里却又“格格”的响了起来,很像是魔枭的冷笑。

  魔枭不会躲在墙壁,墙壁本身也不会笑。

  王风盯着血奴道:“宋妈妈的确不在?”

  血奴点点头。

  王风道:“你刚才是已进去找过,还是只在外面敲了敲门?”

  血奴道:“她不在的时候,没有人敢进去,如果她在,我敲门的声音她一定听得到。”她又强调:“她耳朵灵得像只猫。”

  王风却不注意这一点,只问:“她不在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人敢进去。”

  血奴道:“因为进去过的人都发了病。”

  漆黑的门上雕刻着奇怪的花纹,象征着某种说不出的不祥与恶。

  门关得很紧,用力推不开。

  王风还在推。

  用手推不开,他就用脚。

  小楼上没有别的人,血奴已经睡着,王风点的手法一向很巧妙,尤其是点女人的睡

  睡在他身旁的女孩太哕嗦,他常用这法子。他一脚踢开这扇漆黑的门。屋子里也同样是一片漆黑。

  一种绝不是人类任何言语文字所能形容的臭气,臭得妖异,臭得可怕。

  王风几乎已忍不住要退出去。

  就在这时,门忽然“砰”的在他身后关起,他反身去拉门,拉不开。

  屋子里又响起了种魔枭的笑声,忽然在左,忽然在右。

  王风连方向都抓不住。

  他没有呕吐,恐惧已使他将那种无法忍受的恶臭都忘了。

  笑声在飞旋。

  他眼前什么都看不见,只觉得有阵森森的冷风吹了过来。

  忽然间,他已被一个人紧紧抓住。

  一个赤的人,赤的女人。

  他一伸手,就按在她的房上,她的头发硬,房却已干瘪。

  她全身都已松软干瘪,却发出种令人无法相信的笑声。

  “你要抓我,现在反而被我抓住了。”她猛力拉他的:“你要我死,我也要你死。”

  王风全身战抖,整个人都已虚,甚至连推都不敢去推她,只觉得有只冰冷的舌头,在毒蛇般着他的脸。

  他想吐,连吐都吐不出。

  她已骑在他身上,想让他进去。

  “我要你死,我要…”

  王风突然用尽全身力气,拿出红石掷在她身上,她立刻呻一声,王风已提起膝盖,猛撞了她双腿之间。

  她的人飞了出去,撞在墙壁上,一声震动过后,屋子里忽然变得死寂如坟墓。

  王风还躺在地上,不停的息。

  门忽又开了,一道灯光照进来,照亮了这恶的屋子。

  灯光后面,是一张苍白而美丽的脸。

  是血奴,她睡得并不久。

  王风挣扎着坐起来,才发现身上的血污。

  身污血的宋妈妈就坐在他对面的墙角,死狗般着气,死鱼般翻着白眼。

  那块血红的魔石已不见了。

  她身旁祭坛上漆黑的神幔还在不停波动,这里没有风,神幔怎么会动?

  刚才是不是有什么飞了进去?

  王风鼓起勇气,冲过去掀起了神幔,只听“吱”的一声,一点黑影从里<血鹦鹉> wwW.egExs.cOm
上一章   血鹦鹉   下一章 ( → )
续济公传寻秦记续小五义夜船吹笛雨潇胭脂结杨家将英雄无泪阴符经·纵横以待天倾逝鸿传说
未滿18岁者請勿進入血鹦鹉免费看全文!可在線閱讀下載,血鹦鹉未删减最新章节:第六回开棺验尸全文言语精辟,文笔娴熟,精彩章節不容錯過!亦歌小说网是血鹦鹉免费阅读首选之站,血鹦鹉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